言论

我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8/6/20 10:16:23  浏览次数: 次  编辑:杨秀琴
    时值父亲节,西安上空濛濛细雨。我的老父亲离开大家兄妹已经12个年头了,多年来一直想着要说些什么、写点什么,可是每每提笔,苍白的语言无力诉说,只有往事一桩桩浮上心田……
    记得我上初中时,正是秋收的时候,割稻、晾晒、脱粒,一场紧张忙碌的劳动结束已经是晚上10点了,由于年少无知,只想着凉快,不顾哥哥姐姐的劝说,一身的汗跑到吹稻机前面吹了个痛快,结果点二天早上全身发烫红肿,奇痒难忍。我的父亲不顾农忙,拖着疲惫的身体把我送到医院,吃药、打针、换药。我因为不能受风,全身包的严严实实,被父亲放在自行车的前梁上,一送就是三个月。那个冬天的冬至,父亲听医生说我的病已经好彻底了,慢慢恢复就好,不再需要去医院了,就和二姐一起包的胡萝卜饺子,那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饺子。
    大家兄妹七人,哥哥姐姐成家比较早,都有各自的家庭需要照顾,三哥大学毕业在外地工作。因为我从小身体弱,家里的农活总是父亲和二姐去做,就连唯一的妹妹也比我做的多。记得哪一年插秧季节,那时候还没有插秧机,全部都是人工种植。因为要赶季节,大姐大家姊妹四人在地里插秧,大家六十多岁的老父亲给大家运秧苗,两个哥哥抽空过来帮忙。因为连续几天的劳作,老父亲太累了,头晕栽倒在了水田里。哥哥姐姐及邻居们赶紧帮忙将父亲扶了起来。老父亲歇了一会,看着在一旁哭泣的我和妹妹,微笑着说:没事没事,就是走的太快才晕了。看到老父亲那一刻的微笑,我害怕的情绪消失了,只剩下安定的心疼,现在想起,时光已经慢慢给我的心里增添了好多酸涩的温暖。
    后来我外出求学留在了陕西,每年都会回去看望父母,我的老父亲也越来越老了。我每一次离家老父亲都要送我上火车,白白短短的头发,白白长长的胡须,依然挺直的清瘦的腰身。记得那年春节过后大家要坐晚上11:15的火车返回西安,那一天正好下着雪,母亲和大家一起劝说父亲不要送大家,老父亲笑着应声。我和老公带着女儿坐出租车到了车站,一转身就看到我年迈的老父亲骑着他的自行车欢喜的笑着站在大家的面前。我拉着他的手、抱着他的胳膊,泪流买面的埋怨着他,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任由着我。那一夜我的泪水流淌了800多公里,我心里明白老父亲心里有多少的牵挂,多少的不舍。
    想起父亲,想起家,想起我那贫瘠而又无法企及的幸福时光,想起家门口那一棵沙枣树。那浓郁而悠远的香味一直陪伴着我,陪伴着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离开了父亲的父亲节。
                        
                                             杨秀琴   写于2018年6月17日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感悟长征精神,备战二甲复审
[下一篇]:敬畏生命 安全第一
版权所有:yzc518亚洲城 陕ICP备11014369号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锦业一路2号陕煤综合大楼 邮编:710075 
电子邮箱:310371241@qq.com 技术支撑:硅峰网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