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问园地

站在硷畔上的外婆
发布时间:2018/8/30 8:36:06  浏览次数: 次  编辑:硒谷企业 刘国辉
    外婆院子有两个粗壮的槐树,槐树下是临近硷畔一盘有些年头的石磨,一条公路打硷畔下穿过。外婆站在硷畔上左右张望着来往的车辆,嘴里咕咕地唤着领着一群小鸡的老母鸡,直看到它们叽叽喳喳,鱼贯蹿过马路,凝重的神情才放松下来。
    无数次地猜想,在一个暖烘烘的初春,年轻的外婆站在山峁上动情地唱起了,“山丹丹花开红艳艳……”。歌声飘过山山峁峁,传到了同样年轻的外公耳里,并且萦绕在他的脑海里,不能忘怀。于是,在一个冬天的日子,外公穿起了装新的羊皮大袄,一路敲锣打鼓把外婆娶回家。过后的日子里,外婆开始为繁重的家务操劳,再后来就有了母亲,而且在很小的是时候就教会母亲唱出动听的信天游,“青线线,蓝线线,兰格殷殷的天……”朴实的母亲姊妹们几乎继承了外婆所有的秉性,还有外婆那独特的高嗓门,说气话来,干脆利索,但少了外婆抑扬的韵味。
    小时候,按照惯例,大家的小年要在外婆家过的,一为拜年,二则图个热闹。外婆家离我家大概有40里的路程,放过“出门炮”,在乡亲们惊讶的眼神下,父亲杂耍般骑着“二八”式自行车,载着大家全家人,顶着寒风开始赶路。被裹的严严实实的我,虽然坐在母亲怀里,却也冻得几乎是一路哭着到外婆家的。无奈的母亲,一边不断哄我,一边指着前面说“你看,拐过这个弯就到了,你看,你看,外婆正站在硷畔上等你呢!”
    也不清楚到底拐了多少个弯,自己居然睡着了。梦里外婆仿佛站在老槐下焦急地张望;哥哥正要冲过马路,跑上院子时被外婆的高嗓门喝住;外婆把我抱上炕,塞进热乎乎被窝,拿出花花绿绿的糖。转身抱怨父亲,为什么不等太阳暖和些再赶路。
   大舅家的孩子与大家相仿,外婆家狭小的院子,是关不住大家这群顽劣的孩子的。趁着大人不注意的时候,大家偷偷跑出去到河里滑冰玩。眼尖的外婆,踮着小脚,,跟在大家身后,一路小跑到硷畔上,紧张地左右盯着马路上,扯着她独特的高嗓门喊着,过马路小心。大家安全的过了马路,外婆终于放心回到家里。
    小妹婷婷刚出生不久,就来到外婆家。婷婷体弱多病,白天,外婆抱着婷婷走到村头赤脚医生家里打针;晚上,千方百计哄着婷婷刚睡着,在公鸡的打鸣声中,外婆又要给婷婷煮奶喂药。每逢四月八娘娘山庙会,外婆总要背着婷婷爬过几座大山,为婷婷请回平安符来。
    在外婆的悉心照料下,婷婷长大了些,红扑扑的小脸蛋,爱玩爱笑。外婆喂鸡的时候,婷婷拿起木 棍追着老母鸡满院子跑。在外婆的菜园子里,婷婷第一次叫出了南瓜;婷婷贪玩忘了回家,外婆站在硷畔上喊着婷婷回家吃饭。晚上,外公、外婆和婷婷坐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的石床上。婷婷听够了外公讲的“毛野人”的故事,又要嚷着外婆唱歌听,外婆刚要张口,却记不起半句歌词来。婷婷又哭又闹,外公变了脸色说:“再哭,明天就叫你爸爸接你上城里念书!”
    外公吓唬婷婷的话成了现实,婷婷要到城里念书了。婷婷再也听不到外婆扯着独特的高嗓门喊自己回家的声音了;再也不能赖坐在外公怀里拔外公花白的胡须了;再也看不见外婆站在硷畔上照看自己过马路的紧张样子。外婆跑了十几里路,到邻村给婷婷买回来一大袋爆米花,一面默默地拾掇婷婷的衣物,一面嘱咐到了城里听父母的话,好好念书,等考上大学再回来。婷婷睁着茫然的眼睛,懂事地点点头。
    婷婷要走了,院子里的老母鸡饿得围在门口上窜下跳,外婆在灶台帮听着心慌,操起火枪把它们赶的远远的。外公坐在炕上,看着外婆一连划了十几根火柴才生着火,一声不吭地抽着烟。外婆胡乱吃了饭,等着接婷婷的车。
    站在硷畔上的外婆看看车渐渐走远,踮起脚尖,嘴里想喊,却怎么也说不出声来。硬气了一辈子的外公就这样看着外婆在来槐树下呆呆立了半个多小时,心里不是滋味,流下了不舍得老泪。听母亲说,婷婷刚到城里有些不适应,唯独过马路的时候显得很从容。婷婷一定是听到单薄的外婆,站在硷畔上对她喊:“婷婷,看车,过马路不要跑!”
    后来,外婆再也没有养老母鸡,院子里的硷畔也因为修路的被占去一半,幸好,老槐树和磨盘还在。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生命的赞歌
[下一篇]:煤之赞
版权所有:yzc518亚洲城 陕ICP备11014369号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锦业一路2号陕煤综合大楼 邮编:710075 
电子邮箱:310371241@qq.com 技术支撑:硅峰网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